滚动公告:

皇冠beat365靠谱吗

中华传统美德与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

发布日期:2018-12-29 13:28 浏览次数:

中华传统美德与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

论文摘要:本文讨论了中华传统美德的内涵,中华传统美德应当成为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的重要内容,以及中华传统美德与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的结合点。
论文关键词:民族精神  中华传统美德  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
     “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支柱。一个民族,没有振奋的精神和高尚的品格,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江泽民语)中华传统美德就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精华,就是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
中华民族有着优秀的传统文化。它是中华民族发展的内在思想源泉。中华文明绵延几千年而不衰,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有着共同的、优秀的传统文化。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不仅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光辉灿烂,而且在当代也已经和正在受到亚洲乃至全世界日益众多的国家和人民的重视。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和中华传统美德,使我们的下一代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和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养成高尚的思想品质和良好的道德情操,成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不仅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而且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
一、中华传统美德的内涵
经典古籍构成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核心。经典古籍不仅传承着中华民族奋斗的历史,而且传承着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被称为伦理型文化。它的精华被世界誉为中华美德。中华传统美德有着丰富的、系统的内容。它包含着:在个人与国家的关系上,“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等;在个人与他人的关系上,“与人为善”,“诚信待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在个人自身修养上,“志存高远”,“自强不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慎言力行”等;而且把个人、集体、国家联成一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样一种伦理价值体系,在别的国家是很少见的。中华传统美德构成了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
中华传统美德大体上可归结为以下五个方面:
(一)注重整体精神,强调为社会、为民族、为国家的国主义思想;
(二)推崇仁爱原则,倡扬厚德载物和人际和谐;
(三)重视人生价值,强调个人在家庭人伦以及社会关系中的义务;
(四)追求精神境界,向往理想人格;
(五)重视修养践履,强调道德主体的能动作用。
二、中华传统美德应当成为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的重要内容
孔子说:“性相近也,习相远也。”意思是说,人的性情本是相近的,只因为习染不同,便渐渐地相差很远了。孔子说的“性”,是人们的本性,即先天的素质,先天具有的生理、心理特征;“习”就是习染,指的是在后天环境和教育的影响下所获得的基本品质。“性相近”强调的是每一个人都有相近的本质,因而都有达到理想人格的可能;“习相远”强调的是每一个人究竟能不能成就理想人格,最终取决于他后天的经验活动和受教育的程度。新的价值思想体系的建立不是凭空臆造的,而是在对旧的价值思想体系的批判和改造中发展起来的;是在与现实生活中的丑恶现象和腐朽落后文化的斗争中发展起来的。青少年思想道德的形成要靠后天的教育,要靠中华传统美德的灌输。
弘扬中华传统美德就是要把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优秀精华发扬光大,使其与时俱进,从而创造社会主义的新文明。邓小平理论提出要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强国,特色在哪里?一是社会主义的,二是有中国文化底蕴的。中华传统美德就是我们中华民族最深厚的文化底蕴。青少年既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者,也是未来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建设者,理应把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华内化为他们的精神素质,理应培育他们的中华传统美德,这对他们的行为方式和价值取向将起到重要的支配作用和决定作用。
今天,弘扬中华传统美德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这是因为:
(一)社会的现代化带来了价值观念的冲突。中华传统美德可以抑制市场经济的“负效应”,弘扬社会主义新价值观,为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提供精神动力和思想导向。
市场经济是自由竞争的经济,或者说是利益驱动的经济,它具有双重性:市场经济强化了人们的平等观念和经济意识,但也可能导致以拥有金钱、商品的多寡作为划分人们等级地位的标准和判断人的价值的尺度;市场经济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也可能导致“金钱至上”,拜金主义;市场经济可以提高人们的自主意识,但一些人追求无限自由,也可能产生无政府主义;市场经济以企业和个人为经济运行主体,容易引发极端个人主义;市场经济等价交换劳动使相互服务意识增强,同时又使交换关系渗透到人际关系和权力结构之中。市场经济双重作用中的负效应,将对青少年的思想意识、价值观念和行为模式产生巨大的消极影响。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对外开放的进一步扩大,社会经济成分、组织形式、就业方式、利益关系和分配方式的日益多样化,课堂上书本上的东西常常与青少年在现实生活中听到看到遇到的东西相抵触。一些领域道德失范,诚信缺失、假冒伪劣、欺骗欺诈活动有所蔓延;一些地方封建迷信、邪教和黄赌毒等社会丑恶现象沉渣泛起,成为社会公害;一些成年人价值观发生扭曲,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滋长,以权谋私等消极腐败现象屡禁不止等等,给青少年的成长带来不可忽视的负面影响。如何抵御腐朽丑恶的价值观,如何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中华传统美德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范本。
千百年来,我国的传统文化中形成了这样一种民族心理积淀:社会是一个整体,个体总是生活于群体之中,是民族、国家之一员,如果整体利益受侵害,则个体利益也难以保障,因此,个体利益必须无条件地服从整体利益。
以此为价值取向,中华传统美德历来否定和批判“一己私利”,肯定和赞扬“天下之利”,也即为国家、民族“以公灭私”和“国而忘家,公而忘私”的思想,而视为一己之私利而置天下之利于不顾的人为“贼臣”、“贼民”和“小人”。传统文化中这种社会成员服从群体、群体服从国家的集体精神,与市场经济的负效应引发的本位主义、地方保护主义和个人主义是直接对立的。在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中,继承、发扬这种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的群体精神,通过分析与取舍,将群体精神注入社会主义的集体主义之中,无疑会对青少年的价值取向起到举足轻重的影响。
不仅如此,中华传统美德还强调“先义后利”、“义以为上”,认为在获取个人利益时,要看是否符合公正、公平和诚实原则,这就是闪烁在中国传统文化长河中的“见利思义”的思想。如果我们在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中赋予传统义利观以时代的内涵,则对去除滞存于青少年思想中的金钱至上、享乐主义等错误观念,会有非常积极的效果。
(二)开放的环境和频繁的国际交往带来了许多外来的,特别是西方的价值观念。中华传统美德是培养爱国主义思想,激发民族精神,民族自尊心、自信心,树立民族自豪感的重要因素,是青少年汲取世界各民族优秀思想文化,抵御腐朽落后思想文化渗透的根基。
江泽民总书记在十六大报告中提出了“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的重大课题。他说:“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支柱。一个民族,没有振奋的精神和高尚的品格,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五千多年的发展中,中华民族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伟大的民族精神”。“必须把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作为文化建设极为重要的任务,纳入国民教育全过程,纳入精神文明建设全过程,使全体人民始终保持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离开了中华传统文化和中华传统美德教育,所谓民族精神的培育,因缺少民族的历史文化认同这一基本的承接面,多半将成为空话。
当前,社会宽容度不断增大,对外交往日益频繁,互联网等新兴媒体快速发展,虽然给青少年学习和娱乐开辟了更广阔的天地和更大的自由度,但腐朽落后文化和有害信息也传播进来,腐蚀青少年的心灵,如消极颓废、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极端民主主义等等。同时,国际敌对势力利用各种途径加紧对我国青少年进行思想文化渗透。这都需要我们弘扬中华传统美德,振奋民族精神,抵制一切不健康的价值观念的侵蚀。当然,对于外来的思想观念,我们不是一概的排斥,而是要加以选择和改造,汲取先进的优秀的精华为我所用,例如科学精神、民主精神、开放意识、进取精神等。
龚自珍说,“亡人国必先亡其史”,强调中华传统文化教育是关系国家兴衰荣辱的大事。这才是一针见血的判断。不懂得民族发展的历史,不知道中华传统美德,不了解民族文化对世界文化的总和做出的贡献,青少年就不会以身为中国人而自豪,更不会爱国。海纳百川,因为其深,地生万物,因为其广。正因为中华传统美德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才能使中华民族的新一代,在开放的环境里,面对五彩缤纷的世界和形形色色的思想影响,树立起民族精神的旗帜,激发起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自尊、自信和自豪,承担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重任。
(三)当前青少年思想道德现状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伟大任务的反差,迫切需要加强中华传统美德的教育。
长期以来,我国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存在理想化、空泛化、形式化的缺点,抽象枯燥、脱离实际,写在纸上、贴在墙上、挂在口头上,“雷锋没户口,三月来了四月走”。于是我们发现,在思想道德课堂上打盹发呆的学生越来越多,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的许多都是青少年,剥开果皮随手乱扔、随地吐痰的也是青少年,不懂得尊重父母、长辈和同学的也是青少年,一张嘴就骂骂咧咧的还是青少年……这难道就是我们思想道德教育培养出来的现代公民么?如果青少年不懂得去尊重他人,爱父母,或者没有最起码的公共意识,那么如何想像他们能够成长为现代公民?所谓“一屋之不扫,安能扫天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青少年只知道一些空洞的大道理,对最起码的道德要求却不清楚,不实行,甚至认为微不足道,不屑于实行;不能判断现实生活中丑恶的东西,有的甚至还受到社会上丑恶行为的影响,精神空虚、行为失范,拉帮结伙,校园暴力,有的甚至走上违法犯罪的歧途。近年来,青少年犯罪日益突出,在案件数量上急剧增加,青少年犯罪总数已经占到了全国刑事犯罪总数的70%以上,其中十五六岁少年犯罪案件占青少年犯罪总数的70%以上(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的统计资料)。2016年11月17日,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中国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发言人武和平在通报当前社会治安形势时指出,未成年人暴力犯罪突出,1至9月,抓获实施严重暴力犯罪的未成年人占总数的17.1%,同比上升10.8个百分点。虽然经过多年“严打”,社会风气和社会秩序有了明显好转,各种犯罪率开始出现下降趋势,但青少年犯罪问题依然十分严重,并且向低龄化、团伙化、恶性化发展,严重危害着我国社会的安定。
这不能说不是我们教育的悲哀,更不能说不是我们在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上的失败。一个长时期里,在应试教育的重压下,我们只偏重于传授知识,只追求升学率,把中华传统美德丢掉得太多了,长此以往,寄托在传统文化和传统历史中的民族精神也将被遗忘,这是最令人痛心的。这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对下一代的要求相距何止千万里?加强中华传统美德的教育正是一剂对症良药。
三、中华传统美德与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的结合点
民族传统文化是不会中断的,新的思想道德规范只有与人的潜意识中的传统美德相承接才能成活,才能发展。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要寻找、发掘中华传统美德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结合点,赋予它新的时代气息,使其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的基础。
(一)发扬整体主义精神,加强青少年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教育。
中华民族之所以能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历经坎坷、动荡而巍然屹立于当今世界,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中国传统美德中蕴含着整体主义精神:“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维护国家社会整体;孝敬父母、悌爱兄弟是维护家庭整体;“天下为公,贤能与选,讲信修睦……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是人类大同世界的最朴素理想。我国古代留传下来的至理名言如“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等,都体现着这种整体主义精神。整体主义的具体内容因时代和社会的条件不同而各异,但就群体生活中个人需要顾及他人利益及大众利益这一点却是共同的。从一定意义上讲,正是这种精神维系了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民族团结和国家的持久不衰。在社会主义条件下,个人与国家、社会在根本利益一致的基础上仍然存在着矛盾,而二者必须统一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上来。青少年由于思想尚未成熟易走极端,崇尚绝对自由,在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冲突的时候,潜意识不可避免地要把个人利益放在首位,因此,在教育青少年继承中华传统美德的整体精神时,应加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教育,一定要从传统的整体主义精神出发,上升到爱党、爱祖国、爱社会主义的高度上来。
(二)发扬仁爱精神,加强热爱人民,团结互助的人格教育。
孔子把“仁”由“爱亲”扩展为“爱人”,由家族之爱推广为天下之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人与人之间应当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将心比心、以情交情、以诚求诚。爱是情感的双向交流,正如孟子所言:“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离娄下》)古今社会的“仁”虽有种种差异,但是礼让、保民、爱人、尊亲、团结、互助、谦虚、同情等,仍然是年轻一代不可或缺的优良品质。现在一提“现代化”,人们往往就与竞争、紧张、高科技、高消费相联系,很少与“人情”挂钩。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我们今天受益于现代文明,同时也受害于现代文明:一方面知识激增,科技发达;另一方面人口失控、争战不断;科技的日新月异促进了生产力发展与现代化进程,同时却加深了竞争的激烈程度;经济的突飞猛进满足了人们的物质需求,却俗化了精神领域,淡化了人情关系。上述不良影响反映在青少年身上,集中表现为以自我为中心,以金钱作为评判人生价值的标准。所以,我们应在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中进行“仁爱”教育,培育热爱人民,尊敬师长、团结同学、帮助他人的高尚人格,确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和“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行为准则。
(三)倡导“家和万事兴”的伦理道德,进行和谐家庭观念教育,加强青少年品德修养。
家庭是最基本的社会组织。千百年来,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家庭伦理一直是伦理道德的核心。“齐家”思想、“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和敬”、“邻里和睦”、“家和万事兴”等传统的家庭伦理观念,在今天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进程中,仍然具有不可低估的积极作用。改革开放促进了中国经济腾飞,但外来的不良文化观念也在猛烈地冲击着中国的每一个家庭。青少年时期正是人的价值观形成时期,思想品德可塑性很强,对青少年进行家庭伦理道德教育是当务之急。目前的现状是:不在少数的独生子女在家中以“小皇帝”自居,对父母呼来喝去,花钱如流水,穿戴要名牌,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甚至出现了如刘海洋(清华大学学生,多次用硫酸残忍重伤黑熊) 、马加爵(云南大学学生,残忍锤杀四名同窗)这样的极端事例。所以,继承中华传统美德中的家庭伦理道德观念,发扬中华民族特有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妻贤以及扶弱济贫、尊老爱幼这些传统美德,加强青少年品德修养,不仅将使千万个家庭和乐融融,而且对于维护社会秩序稳定,促进国家长治久安,构建和谐社会,都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四)主张慎言力行,培育脚踏实地的实干创新精神。
中华传统文化在处理言与行的关系问题上主张“慎言力行”。“慎言力行”就是“敏于事而慎于言”,“讷于言而敏于行”,做事勤奋敏捷,说话却谨慎,少说多做,深思熟虑而后贯彻始终,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种品格对今天青少年砥砺成才,健康成长极为宝贵。当代年轻人富于理想,热情浪漫,但多安乐、少挫折,常处顺境,少有磨难,对“自古雄才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这个道理理解不深,往往誓言多于行动,决心强于意志,好高鹜远,脱离实际。主张“慎言力行”,教育青少年脚踏实地,从我做起,从今天做起,从小事做起,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实干创新,自强不息,这对他们将来建功立业,成长成才,无疑是有重要意义的。
(五)弘扬传统理想人格,培育具有理想人格的“四有”新人。
中国传统美德中理想人格的标准是:修身治国,重义轻利,克己奉公,积极进取,坚韧不拔。古往今来,一代代的圣哲都是上述理想人格的执着追求者。成才必须先成人,我们首要的任务是教育青少年学会做人,引导他们追求当代的理想人格。在“修身”与“学问”之间,以“修身”为本,以德行为先,以求知学文为后。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重视德育,培养学生高尚的志趣和道德情操,增强其心理素质和道德素质,而不是单纯地传授知识。这就要教育和引导他们坚持“五爱”,先公后私;尊重科学,追求真理;自立自强,遵纪守法;拼搏进取,勤勉敬业;为善去恶,以和为贵;忠诚守信,谦虚礼让。从德育入手,以修身为先,培养具有理想人格的“四有”新人,对于青少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德、智、体全面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任何一个时代的文明和精神都是人类传统文化的延续。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重要时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任已经历史地落在了当代青少年身上,我们需要有知识的可造之才,但我们更需要有道德有良心的可造之才。要把青少年培养成“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社会主义四有新人,就必须深入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弘扬中华传统美德,并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有机地结合起来,以发展的眼光,以现实需要为基础,从长远的战略目标出发,来寻求二者的结合点,不断探索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的新途径。
    
 
 
                                            丰富小学    赵长喜